受影响的不止油市:美国重施对伊制裁或令这些欧洲公司躺枪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6 23:08

受影响的不止油市:美国重施对伊制裁或令这些欧洲公司躺枪

2018-05-17 17:56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能源/特朗普/欧盟

原标题:受影响的不止油市:美国重施对伊制裁或令这些欧洲公司躺枪

上周美国宣布重新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

· 针对在伊朗开展业务的欧洲公司进行的二级制裁或产生数十亿欧元的损失

· 欧洲公司若获得豁免、欧盟采取立法行动,均可降低影响

· 如果美国成功与伊朗重新谈判,制裁措施将只是暂时性的

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 上周美国总结唐纳德·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后,投资者仍在评估这一决定的影响。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旨在解除对这一中东国家的制裁,以换取伊朗中止发展核武器的承诺。如今,随着美国的退出,受到影响的不止是石油市场。如果欧洲企业继续与伊朗有业务往来,他们将受到美国实施的“二级制裁”的影响。

通过结束与伊朗的核协议,特朗普令5月8日发布的《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中有关对伊朗重新实施制裁的内容生效。在《备忘录》中,特朗普命令“终止美国参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并采取其他行动抵制伊朗的恶性影响,封杀伊朗在核武器方面的所有通道。“

不过,正如随后美国发布的《国会研究服务报告》所指出的,JCPOA也会对在该地区开展业务的非伊朗公司产生影响:

“此举重新启动了美国单方面的经济制裁,这将对美国企业产生影响,同时这些制裁还包括二级制裁,针对的是来自其他国家、在伊朗参与贸易和投资的商业企业。”

美国航空巨头波音公司(NYSE:BA)此前已与伊朗航空公司IranAir签订协议,为其提供共80架总价值190亿美元的飞机,另外还与伊朗的阿塞曼航空公司Aseman Airlines达成提供30架飞机的协议。而除了波音之外,在2015年伊朗核协议签订后,进入该市场的主要便是欧洲企业。

波音已经承诺遵循美国政府的决定。波音首席执行官Dennis Mullenburg在4月份表示,由于公司积极推动当前777-300ER客机机型的销售,波音不再如此前一样依赖与伊朗的交易。波音与伊朗方面的协议包括了该机型的交易。

欧洲公司面临风险

“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对美国公司而言几乎没有影响,它针对的是主要是欧洲的公司。”欧洲外交委员会联合主席Carl Bildt称。

虽然有大量的欧洲公司在2015年与伊朗签署了交易协议,但重新实施的二级制裁整体上会有何影响仍难确定。根据不同的行业情况,欧洲公司将有90至180天的缓冲期,分别在8月9日或11月4日截止。在此期间,这些欧洲公司可取消合同,否则将直接面临美国方面的制裁。这些公司在美国的任一分部都将视为切实违反美国法律并面临处罚,而那些在非美地区运营的公司也可能被禁止参与美国商业活动,因此它们必须选择是与美国持相同抑或是相反的立场。

受影响的欧洲公司名单很长,意味着规模达数十亿欧元的交易面临风险。根据德国外贸协会BGA的数据,去年德国和伊朗之间的贸易额达到34亿欧元(约合41亿美元)。正因如此,德国《明镜》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故事即为“特朗普退出伊朗协议,实则在侮辱欧洲”。

受到美伊“战火”波及的公司包括:欧洲能源巨头道达尔 (PA:TOTF)和荷兰皇家壳牌(LON:RDSb),两者都与伊朗有交易往来;在伊朗生产汽车的汽车制造商雷诺公司(PA:RENA)和标致雪铁龙公司(PA:PEUP);以及去年开始向伊朗出口汽车的大众汽车公司(DE:VOWG)。

然而,最受外界关注的当属法国航空与德国空中巴士合并组成的空中巴士公司Franco-German Airbus(PA:AIR)。根据该公司签订的合同,它需要为伊朗国营航空公司IranAir生产100架飞机,价格190亿美元。此外,由法国和意大利合组的涡轮螺旋桨飞机制造商ATR也与伊朗签署了制造20架飞机的小额交易协议。

制裁豁免和立法行动仍悬而未决

不过,现在尘埃尚未落定。在这个节点下,欧洲公司可以选择向美国申请豁免,以便能在伊朗继续照常营业,虽然美国官员尚未澄清这类要求能被许可。事实上,道达尔曾在90年代获得过豁免。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4月份暗示将再次寻求豁免。

而且,在过去类似的情况下,当1996年美国试图惩罚与古巴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时,欧盟威胁要实施报复性制裁。美国最终不得不退缩。

欧盟驻美大使也表示,欧洲可能会实施“封锁监管”,此举将令任何欧洲公司免于遵守美国的制裁措施,并且不承认任何执行美国刑罚的法庭判决。据报道,欧洲领导人正考虑本周在布鲁塞尔碰面,便于5月17日欧盟政府领导人在保加利亚索菲亚举行的峰会上做出最终决定。

若重新谈判,针对伊朗的制裁或不能长久

上周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表示,作为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的结果,“有可能”会对欧洲公司实施二级制裁。博尔顿向CNN表示,他相信欧洲的部分盟友最终会加入美国的行列、退出伊朗核协议,但在此之前,对企业的最终制裁决定将取决于“其他政府的举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日向福克斯新闻称,他对华盛顿及其盟友与伊朗政府达成新的核协议仍然持有乐观态度。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已暗示,美国退出这项协议是为了让伊朗重新回到谈判桌上。姆努钦上周表示, “这些制裁措施确实影响到(伊朗)的所有重要行业。制裁力度的确很大。”

事实上,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制裁实施纲要正是强调了制裁的普遍性,不只是前文提及的汽车、航空和石油公司受到影响。除了对黄金、贵金属、美元交易、伊朗主权债务和货币实施制裁外,制裁还将影响铝、钢铁、煤炭、用于整合工业流程的软件、港口运营商、航运、造船商、金融交易、包销服务、保险、再保险和广泛的能源行业。

“上一次这些制裁措施发挥了效用。这就是为什么伊朗会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姆努钦明确道出了美国政府的意图。

在最终细节决定之前,美国制裁对欧洲企业的影响仍然无法确认。这些细节包括,哪家公司可能会获得豁免,以及欧盟在欧洲公司未能获得豁免的情况下会作出何种反应。

昨天,《华尔街日报》报道,几家“欧洲公司已开始撤出投资、放弃对伊朗方面的协议承诺”,其中包括道达尔和德国能源公司Wintershall。Wintershall的母公司、化学巨头BASF(BO:BASF)在美国有着较大规模的业务。此外,总部位于丹麦的航运公司Maersk(CO:MAERSKb)也宣布将“停止为伊朗石油提供运输服务”。另一家丹麦油轮公司Torm (CO:TRMDa)也不再接受来自伊朗的新订单。

其他总部位于欧洲的公司,包括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DE:DAIGn)、机械集团西门子(DE:SIEGn)、奥地利公司Oberbank(VIE:OBER)和英国能源公司Serica Energy(LON:SQZ)均表示,要确定制裁的影响还为时尚早。在决定如何做出应对之前,他们仍在评估围绕当前这一不确定性的各种情况。

在理想的情况下,特朗普的谈判策略是让伊朗回到谈判桌前,并制定出一个新的、惩罚力度较低的协议,这意味着无论是主要制裁还是二级制裁,都只是暂时性的。尽管这看起来不太可能,但这些欧洲公司仍然希望能找到一种方法,来最大程度地减少这一地缘政治发展带来的数十亿欧元损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